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1-19 星期四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泉州讲古:李氏三杰
2006-01-19 15:40:04                          来源: 泉州晚报海外版
   安溪湖头,号称小泉州,出的米粉很有名,叫做“湖头米粉”。在清康熙年间,湖头还出了一个宰相李光地。关于李光地的一些故事,还有伊和永春林侯的有影没迹的传说,已经一一介绍过了。到清乾隆年间,李光地的孙字匀,还出了三个杰出的人物:李清植、李清江、李清芳,咱共伊统称做“李氏三杰”,随一个来讲他们的故事传说。先讲李清植。

  一、李清植(上)

  李清植是李光地的亲孙,读书进中做官,十分顺利,这当然是靠伊的家庭教育,引公的致荫,和伊自己的努力才达到的。若是自己不努力,孤单靠老爸引公相致荫提拔起来的高干子弟,不但没路用、能力低,不会做事情,还会作威作福,甚至贪污腐败,变成罪犯。清朝靠伊的八旗军打江山坐江山,八旗军的军官都得到封赏,世袭做官,就坐江山吃江山,到他们的后代,就不努力了,没再骑马射箭练武还是读书写字习文,一日吃饱无事情,只会晓得敕桃,唱曲饲鸟种花,身为世袭武官,却不会拿刀枪只会晓拿乌烟吹,变做毁江山败江山,清朝一倒,没俸禄没皇粮倘吃,又没半项本事倘讨趁自食其力,就变弄呀合乞吃相款。李清植有真才实学,又是前朝宰相李光地的亲孙,乾隆皇帝就将伊当作重点培养对象,派伊到基层锻炼,先去浙江做学政,去接触实际,历练历练咧。省级的学政就是主管一省的文化教育科举。李清植奉旨到浙江赴任,有人就共伊推荐一名跟随。李清植碍于情面,而且出门也确实欠脚手,就将那个人留落来做家丁。

  那个新来的家丁很骨力,做事情伶俐认真,李清植很满意,就提拔伊做身边的勤杂人员,共伊扫涂脚擦椅桌,泡茶磨墨,身份地位就比一般的家丁较高了。那个人得到李清植的信任和重用,心里很感激老爷,更加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照顾李大人,却有一点没啥满足,咒忏待遇太低,嫌较少钱,说地位升薪水没升,学政府中的伙食也太差,常常比东说西,讲伊在京城,某乜老爷,官比大人细,钱却比大人多,连家丁丫环都有油水,没像大人官比人大,钱却比人少,家丁丫环燥壁壁干巴巴,没油没腻,合寺庙的和尚菜姑吃清睡宫差不去远。李清植说,本老爷会做官不会趁钱,让恁跟我受苦。那个家丁腹咧说,做官不趁钱,戴纱帽要遮日?骗鬼!嘴咧却说,大人,有官做就有钱赚,要得钱哪惊没机会呀。李清植说,要做官就不要想趁钱,要趁钱就不要想做官,做人不能做得骑虎带擒耳,本老爷只会晓得做官,不晓得趁钱。那个家丁说,大人是没伫着机会,若伫着好机,钱银没脚捷捷来,挡都挡没法。李清植听了笑笑,当然不信。

  这年秋天,秋风一起,树叶满天飞,而钱银也像满天的树叶,飞飞入来学政的衙门!怎么?这年是三年一次的乡试之期,乡试是在秋天举行的,叫做秋闱。李清植接到乾隆的圣旨,浙江学政兼浙江省乡试主考官。全省的秀才都要来考举人,而每一个省的举人都有名额限制,按省份大细、人口多少、钱粮款数,各省取的举人名额都没同。浙江是大省,举人名额虽然较多,但全省的秀才也很多,逐个都想中举,没条件的创造条件要上,有条件上的也创造条件想要名列前茅,所以,有钱的用大注钱,没钱的侵钱借债,都要来进贡主考官。当然,李清植不会去做贪官,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伊还是要秉公主考,严格把关,为国家选拔真正的优秀人才,才不会辜负皇上的重托,全省百姓的期望。李清植将送钱送礼的举子一一点油做记号,然后将财礼统统退索。

  那个家丁又再共李清植说,大人,钱找人财王,人找钱发狂,哪有人拙戆,将财神爷搡出门的?李清植说,本老爷的人名有一字清字,既是阮李家的字匀,又是本老爷做人做官的准则!那个家丁还不死心,一直在李清植耳仔边说东说西、啰啰嗦嗦,让李清植听呀心思烦乱,头壳茹茹。家丁是朋友推荐来的,平时表现也不坏,李清植不好去训斥伊。那个家丁得寸进尺,说,大人若不好出面,就交给小人去办。李清植说你敢办你去办,一个举人卖五千两。不过文章一定得写好,有真才实学的。那个家丁嘴咧应说呵呵呵,是是是,腹咧暗暗笑,若有真才实学会写好文章,哪得用五千两银来买举人啊!

  这科考了,乾隆皇帝传旨调李清植回京。李清植朝见乾隆,乾隆问说,李贤卿,你这次趁偌钱呀?李清植赶紧再跪落去说,万岁,微臣并没吃钱。乾隆说,一个举人卖五千两,实在是太贵了!李清植惊一下汗淋淋滴,将一个头壳磕呀要破。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集分解。□黄锡钧

二、李清江

  李清江上京赴考,会试的时节,试卷擂着乌墨,煞名落孙山,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伊无颜见杭州陈小姐,直接回去湖头祖家。本来李清江是打算会试了殿试,贡士中了中进士,金榜题名,功名成器,大登科绍小登科,大登科就是蟾宫折桂,一般指中状元,但中进士也算,小登科就是娶嫫。落第归来,头插插都不敢见人,要怎么敢将伊在杭州合陈家小姐私订终身的事情共父母说呀!害陈小姐一日等过一日,一月等过一月,后来才知影消息,就大胆写批托人送到安溪湖头李家,请李公子到杭州读书,下科再考,鼓励伊倘失志,伤害身体。但是陈瑞兰小姐的批信,一张过一张,都泥牛入海无消息,没有得到李清江的片言只语,没回呀半张批!陈小姐劝李公子倘失志,伤害身体,自己却十分失志,伤害了身体,伊满怀希望去安慰鼓励李公子,不知怎么,一直没得到李清江的回音!是伊歹势没面见人?还是侥心绝情?陈瑞兰小姐暝思日想,颜容衰损,疾病缠身,药石无效。这其实是心病,心病没心药倘医,要怎么会好呀!陈瑞兰强忍病痛,又写诗寄给李清江,表达伊的爱意,希望李公子会来杭州相见!

  李清江怎么没音讯回复陈瑞兰呀?李清江完全是在瓮咧不知影!李家连连接着杭州陈小姐的批,都没交给李清江。李清江的爸母从批中知影伊在杭州私订终身,十分生气!虽然陈小姐的诗文批信写得很,但女子无才便是德,也不是打捕,有才也求取功名得,还是女德最致重。李清江的爸母认为敢私订终身的女子,一定不守妇道,做得李家的新妇得!李光地不但身居相位,而且对儒家学说很有研究,写过专著,是当时有名的儒家代表人物之一。李光地第三囝叫钟佐,人很聪明,十六岁进秀才,又娶着一个,很得李光地合夫人的疼爱。但是过没偌久,三公子钟佐却身染重病。相国夫人认为是烧糜捐菜,捐婿,就偷共新妇说,倘过分梳妆打扮,生活也得有节制。新妇听了脸红红,隔日现没打粉咬胭脂,穿的衫裙也没花没柳。哪知相国夫人看见大吃一惊,怎么?那个新人没梳妆打扮看起来却更加,真实是天然去雕饰,素面朝天,相国夫人腹咧说,淡妆更妙,吾儿命休矣!相国夫人就采取紧急措施,将三公子送过溪去书院咧读书,不让伊合新人接触。结果,三公子又致着相思病,雪上加霜,一命归阴,安葬在大寨山上。相国合夫人就起一座楼仔,让新人守节,楼顶窗仔开开,就会看着三公子的墓,这座楼李相国命名为“瞻依楼”,就是取“瞻望依恋”的意思,百姓人却共伊叫做望夫楼。李氏家族将“瞻依楼”的事情当做经典,将守节的新人当做模范。李清江的爸母将陈瑞兰小姐合李清江私订终身的事情,合瞻依楼的故事一对比,简直是天差去地咧,李家要怎么会接受陈小姐,有损家风呀,而且认为是有这个陈小姐,才害李清江考中进士,影响了伊的前程,歹脚迹位!李清江的父母不但没将陈小姐的批交给李清江,还将李清江教训教训咧,关起来读书,不但伊外出!

  为了断绝李清江合陈小姐的关系,李清江的爸母又共李清江订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寸丝为订,终身不移!到这时节,李清江身不由己,想起杭州的陈小姐,真实是肝肠寸断,目滓如风雨!为了不耽误陈瑞兰的终身,李清江横下一条心,偷写一张批,寄去杭州给陈小姐!陈小姐千万,倒在病床咧接着李清江一沓厚厚的批信,欢喜一呀现爬起来看,看一了,“嘭!”再倒落去!久长病的弱女子,哪会堪得大喜又大悲,何况还是完全的绝望!陈小姐伤心过度,香消玉殒!临终之际,陈小姐拖命写了绝命书合绝命诗,又请丫环将伊的一绺青丝,就是头毛,剪落来,设法托人送去给李清江,特别吩咐一定得亲手当面交给伊本人!

  李清江接着陈瑞兰小姐的绝命书合绝命诗,将陈小姐的青丝捏咧手心,按在胸口,心头一阵一阵绞痛,也是“嘭!”倒咧床上!李清江的老母做生日搬戏,点的戏出是《王十朋荆钗记》,家人将李清江插起来看戏,要让伊振作起来!戏棚上头出生二出旦,李清江见着戏旦,目皆神去!那个妆旦的有淡薄像陈瑞兰小姐,戏旦说出白自报家门:“念阮姓钱名瑞莲,家住浙江温州府……”李清江突然间站起来,大声喝说:“不对!你是姓陈名瑞兰,家住浙江杭州府!你是陈瑞兰陈小姐!”说了强强要拼去戏棚咧找那个戏旦!家人强强共伊拖咧,李清江大叫一声:“天呀!”人现激去,连救醒,老夫人的寿堂,现变做灵堂,一场喜事变丧事!(下)□黄锡钧

三、李清芳

  李清芳也是李光地的堂孙,合李清江是兄弟仔,李清芳是阿兄,李清江是小弟。阿兄让小弟,让小弟李清江读册,自己愿愿乖乖去作穑。本来李清芳若是一直作田,尽多是一个田舍翁,人称伊一声农哥,哪会合李清植、李清江并列称做李氏三杰呀?

  这里瓮底焦菜有一茵。有一摆,李清芳按田咧作穑倒来,腹肚枵枵,入去灶脚咧看有啥倘吃没,看见灶额头捞一块饭,恰烧烧,烟呛呛,伸手就要去捧,他老母看见说,大兮,这碗饭留咧要让恁小弟放学倒来倘吃,乖囝,鼎咧有蕃薯糜,去吃呜!李清芳听他老母的嘴,不敢强强要吃捞饭,就去吃蕃薯糜。因为先捞饭,就恰稀,剩饮合蕃薯,没啥饭粒。李清芳连啜去三大碗,腹肚胀胀,一腹也愤愤胀。李清芳若吃饭也会晓洒肉汁,没咧憨头戆面,伊心里想,我作田风吹日曝出气出力,却吃稀蕃薯糜,小弟读书,脚干手干鞋袜带脚,却吃捞饭,我还是不要作穑,还是得读书较着!李清芳就去共他老母说,阿母呀,我也要读册。他老母说,憨囝,想要读册的着!我叫你合恁小弟做一下入学读书,是你自己不去,说读书头会晕,作穑较爽神,现时你要读书,就得好好读,不要惊郁惊头痛,不要三日讨鱼两日曝网,得听先生的嘴,专心注意读。李清芳说,是,我会晓得。

  李清芳就洗脚穿鞋袜,背册包合小弟李清江入学去读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经》了。李清芳不作穑自己提出要读册,也就专心致意,发愤攻书,后来功名成器,中进士官做到兵部侍郎,而且是一个清官好官。但因为伊是半路出家,不是从细读起头,会读成书出头,大概是命好利运好,还是靠堂伯公李光地的致荫,所以伊考秀才、考举人、考进士,都有人编故事来讲。

  说伊考秀才的时节,小弟李清江已经先一科进秀才了,他老母惊伊考没,阿兄倒输小弟,特别叫家中的查嫫女间陪伊去泉州,提永春的红漆篮,送伊入考棚,红漆篮盖咧写四字“安溪湖头”,中央大大字写一字“李”字。共李清芳建置新衫新裤新鞋袜,一身挂呀皆玉佩、香包、帽头前还挂一粒正珠,手咧拿一支金笺扇,一副公子少爷的打扮。这就引起主考官的注意,在巡场的时节,挨去李清芳头前,顺手将伊放咧边头的金笺扇提起来搋开看看咧,又合起来,原放落去,巡去别处。到发榜的时节,李清芳中了秀才!原来考官看见来一个湖头李的公子哥,手咧拿的扇有相国李光地的题诗合印章,没看文章先看人,既然是李相国的亲属,没中秀才,岂有此理!这是李清芳的老母用虚张声势之计,就是福州虎头烨,让李清芳顺利进秀才。人就说,李清芳的秀才是哄来的。

  秀才进了要考举人,李清芳合李清江兄弟仔做阵,做一下去赴省城的乡试。湖头到福州,铳子打去都冫青了,福州惯用虎头烨,你要烨伊哪有法呀。李清芳的老母无计可施,又不敢随便托关系走后门,又没钱行贿考官,就听天由命,考有考没都是伊的命了。千千千,考试的时节,李清芳合李清江坐相隔壁,只隔一层薄薄的枋堵,放屁都听见。李清芳知他的小弟在伊隔壁,专心咧做文章,伊却目目周看无,不知咧想什么,面头前的试卷白乓乓一字都没写。李清江是才子,写文章不假思索,一挥而就。李清芳问说,细兮,你写了未?李清江说,了咯。李清芳手伸过去说,借我看一下。李清江将自己写好的试卷撸给李清芳,李清芳说,这张给我,你另外再写一张,将自己的试卷撸过去给李清江。李清江是小弟,不敢合阿兄相争,伊才思敏捷,就将李清芳的白卷另外再写一篇文章。李清芳又问说,细兮,写了未?李清江应说,写了咯。李清芳说,这张试卷写你的名,原给你,那张写我的名,原给我!李清江没法,两个的试卷又再对换,李清江白白替阿兄写一篇好文章。李清芳若说,细的,你替我写一篇,惊李清江会不答应,或者答应是答应,马马虎虎相应付,文章做了不尽心,写了会较了草糊涂,惊不中,才用计智讠术小弟李清江。结果,兄弟仔两个平平考中举人。人就再说,李清芳的举人是讠术来的。

  乡试中了举人,又得上京去参加礼部的会试。京城是皇帝脚兜,离湖头更加远,李清芳去考,会中还不中,若会中,是怎么中的,有什么奇逢巧遇?

  李清芳中进士了,做着翰林院编修。翰林院的官员是集中全国最优秀的文人来担任,别的官会滥渗做得,翰林院的官勿会滥渗做得,若没真才实学,一下现出破。李清芳会先做翰林院的官,就说明伊不是一个鱼目混珠、羊头假鹿头的草包,靠运气受照顾中进士,合伊进秀才中举人相款,都是民间传说,没真没实,没影没迹。而且,李清芳做翰林院的官了,又升做广东道监察御史、刑部给事中、广东学政,做学政是管文化教育科举的,自己没学问也勿会做得,最后升呀到内阁学士、兵部侍郎。李清芳做大官,地位变,思想没变,就像伊的人名,为官清正廉明、千古流芳,由清而传芳。清官十个九个半不爱讲排场,出门爱青衣小帽,不惊动百姓,从中进行暗访,才勿会坐咧听汇报,没法掌握第一手材料。

  有一次伊来咱福建,只带一个跟随,到厦门的时节,没惊动着地方官员,静静住在一间客栈咧。李清芳带跟随出门去行行咧,察看民风民情,观察军风军纪,到晚回倒来客栈咧,客栈大门口已经有兵丁把守,李清芳不知发生什么事情,要入去,煞让站岗的哨兵挡咧,李清芳说,我就住在这间客栈,怎么勿会做入去得?店小二走过来说,客官,对不住,对不住。李清芳说,是发生什么人命案,官府派兵来保护现场,还是要掠什么江洋大盗、朝廷钦犯?店小二共李清芳拖去边头,细细声说,都不是,都不是。李清芳说,羊耳对猪舌。不是怎么不让我入去?店小二说,是新任的兵备道道台老爷来赴任,将客栈包落来,对不住对不住,客官,你的行李我提给你,你去别处歇。李清芳说,岂有此理!店小二说,揪老鼠尾?扳老虎头也没法!人是官哥,咱是民哥,逆官穷逆鬼死,官客你没按合人撸,你没法喏!李清芳说,没发做!手一招,共跟随说,入去!跟随应一声:是!就犁入去,两个兵仔卜来挡,让伊拨索,喝说,兵部侍郎李大人到!这个跟随跟李清芳行一四界,知影李清芳的意思,这时没报出官衔献出身份勿会解决问题!这一喊,果然大起作用,李清芳大摇大摆行入去,坐咧交椅咧,脚跷起来。新任兵备道赶紧过来,看见李清芳,会认得,就跪落去:参见大人!李清芳说,免!你任兵备道,可有文凭否?文凭不是咱现时咧说的毕业证明,是公文凭证的意思,就是上级的委任状。道台说,有有有。李清芳说,提来我看一下。兵备道道台应一声:喳!叫亲信手下去将文凭提来。李清芳一看,叫店家进笔墨砚来,跟随磨墨,李清芳笔沾墨汁,在文凭咧批一行字,掷给道台。道台一看,是“未经本部加盖关防,兵部销!”关防就是大官印,兵备道的文凭没盖大印,让兵部侍郎亲笔注销,作废无效了!

  原来这个道台曾经去北京买官,要行贿李清芳,让李清芳挡咧,不知行啥门路,竟然买着一张空头委任状,提钱买着一个假官,千千伫着李清芳,结果钱了官做没。这个假兵备道,想要来捞油水拼本,变弄呀欠一下做乞吃倒去。

  李清芳暴露了身份,秉公处理了假兵备道,轰动厦门,大大细细的官员都来拜见,李清芳就从客栈搬到驿馆,驿馆是官方的接待站。要离开厦门的时节,厦门的所有文官武职,雨来种豆齐齐出,发落仪仗队、护卫队、八座轿,共李清芳送行。要行的前一日,大细官员都要为伊饯行,李清芳只得参加一次集体便宴,大细官员又送礼物,李清芳知礼物内面一定有“暗杠”,统统退回,一项都没收。但官员出巡,什么品级得用什么规格,朝廷都有明文规定,李清芳就

  勿会做得再推辞了。

  李清芳坐八人扛的大官桥,前呼后拥,头前大牌执事,鸣锣开道,见着有人,就喊说,大人轿到,闲人闪开!路边一个臭头的说,什么“代人”?“代人”一仙三文!“代人”是纸糊的人仔,做替身烧索的。这是在同安县界,同安知县将李大人迎入县衙休息奉茶,陪坐说话。李清芳就将路咧的事情讲给同安知县听。同安知县听了立即暗中布置三班衙役速速将那个臭头的捉拿归案。那个臭头的面圆面扁,后生还老,不知叫啥名,亻因厝在搭落,要怎么掠?只得见一个掠一个,将全县所有臭头的统统掠来县监狱关起来,要让李大人辨认。但是臭头的掠了,李清芳已经过龙门岭去安溪湖头了。知县亲自执到安溪,向李清芳请示,李清芳大吃一惊,说,紧放人紧放人,本官不该一时信口失言,百姓一句“代人”一仙三文,何罪之有!知县领命,赶紧拼倒去同安,将掠来的臭头的全部放出去,才没出人命。做官的随便说一句话,害老百姓吃大亏。这项事让李清芳得到深刻教训,从此小心谨慎做官,留下美名.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