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2-18 星期六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泉州花灯遭遇传承困境
2006-02-18 10:01:01                          来源: 泉州晚报

花灯红火风光背后难掩传承困境

老艺人蔡炳汉制作针刺灯

刻纸大师李尧宝和女儿李珠琴制作花灯(翻拍)

传承有赖于下一代对花灯价值的认同

[导读]

  2月10日至2月13日,由泉州晚报社与市文化局结合元宵花灯展,联合主办了“‘金博士’我喜爱的花灯”评选活动,着实在古城泉州掀起了一股赏灯评灯的热潮。

  活动结束后,有关统计数据让人深思:活动展示的近500盏灯中,有一半以上出自传统老艺人之手;在最终评定的15盏“最佳花灯”中,也几乎是老艺人的作品,如李珠琴4盏,吴祖赞2盏,蔡炳汉1盏、林守明1盏。

  花灯评选刚刚落幕,本月月底,一场关于泉州花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将全面展开。届时,有关专家学者将对泉州花灯进行一次“守成”行动―――多角度、全方面的搜集、整理、记录泉州花灯的宝贵资料。这对泉州花灯来说,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抢救”。

  “守成”与发扬,是传统文化遗产对我们提出的时代难题。其中,作为基点的“守成”之举,在现代社会中显得更为艰难。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了几位制作泉州花灯的老艺人,了解泉州花灯的发展现状、传承难题的形成与内在原因,以期对这一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有益的参考价值。□本期执行:洪佳景林绿波陈凌鹭曾舟萍陈晓东文/图

  [现状]花灯好看

  处境困窘今年元宵期间,我市府文庙等地举行了泉州花灯展,500盏各式各样的泉州花灯异彩纷呈。然而,作为刻纸、针刺等名灯的发源地,泉州的传统花灯名家却还不到10人。除了节日期间悬挂欣赏外,泉州花灯在平常少人喝彩。

  困境一:制灯名家不到10人

  李珠琴:20多盏;吴祖赞:50盏;许谦慎:12盏……在今年元宵期间展出的500盏泉州花灯中,有一半出自屈指可数的几位花灯老艺人之手!

  而在泉州晚报社和市文化局举办的“‘金博士’我喜爱的花灯”评选活动中,15盏“最佳花灯”绝大部分也是这些老艺人的作品。

  “这一情况说明这些制灯名家手艺高超,但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我市花灯师傅的短缺。”泉州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成员朱星火告诉记者,目前,泉州市区从事花灯制作的手艺人不到百人,而真正有经验、技术好的花灯师傅不到10人!

  今年年初,泉州彩扎花灯工艺最好的老师傅陈昌土去世。“这实在是泉州花灯的一大损失。”泉州花灯高级工艺美术师吴祖赞惋惜地说,花灯是一种综合艺术,要做出好的花灯,制作者必须具备一定的艺术理论、造型艺术、书画等美术理论,还要懂花灯的整个制作流程包括构思、画图、扎功、糊裱等程序。目前泉州具备以上技术的花灯师傅屈指可数,许多人只懂得部分工序,在技术上有所缺失。

  “现在花灯不如以前了,过去都是自家灯自家扎,每个宗族或者商店里都有一位扎灯师傅,要突出家族特色,因此品种、样式都很丰富。”朱星火对此表示担忧,“如今花灯制作逐渐走向家庭作坊,数量也就那么几家。所以,展出的花灯虽然来自不同单位,但都是来自同一个花灯师傅之手,样式、品种也出现缩水。”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现在,在造型、材料的应用上有些创新,但总的来说变化不大,如这几年刻纸料丝花灯的图案始终没有跳出李尧宝创作的框架。

  困境二:花灯传人少之又少

  花灯的制作传人越来越少了!这是采访中,不少花灯师傅向记者发出的无奈感叹。

  吴祖赞说,从古到今,花灯技艺的传承一般为家庭传授,父传子(女)、兄传弟等家庭式传承的成功几率比较高。家庭作坊是泉州花灯传承的主要方式,在接订单、赶制灯的工作过程中,传授技艺也在同步进行。他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将技艺传给弟弟的,“目前只有我弟弟承袭了我的制作技艺”。

  “我幼时就跟父亲拿刻刀学刻纸,后来与父亲一起从事刻纸料丝花灯的制作,一直没有成文成册的‘教程’。”李氏花灯传人、刻纸大师李尧宝之女李珠琴17岁便开始制灯。她说,她的手艺主要来自父亲手把手的传授以及自己制作经验的积累,而她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将父亲的一脉真传传授给自己的两个女儿,以延续李氏花灯的传统、技艺、风格和流派。“父亲早年曾招收过学徒,但大部分徒弟现在都已改行,不做花灯好多年了。”

  困境三:花灯成了“节令商品”

  “只有元宵节期间才出门看看灯展,平时很少关注泉州花灯。”元宵灯展期间,一位在府文庙赏灯的市民这样告诉记者。对此,许多市民深有同感:花灯只是为了增添节日气氛而制作的,私人购买并收藏不大现实。

  调查中,记者发现,许多市民认为花灯和“时髦”相去甚远,元宵节买个花灯只是为了凑热闹。而在平时,花灯不能吃也用不着,即使是做装饰品,保护一盏花灯比保护玻璃、塑料灯要麻烦得多。因此,许多人都将花灯看成和月饼类似的“节令商品”。

  据了解,李珠琴一家开设在府文庙旁的工艺品店,经营范围也仅限于小饰品和刻纸作品。“泉州花灯尽管制作精美,在海内外的声誉也很高,但却难以作为市场创收的手段。”李珠琴感慨,一般市民的日常生活中并不需要花灯来装饰,高价购买并收藏的情况更是微乎其微。[分析]传承方式单一价值难被认同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泉州花灯,为何现在却成了少人问津的“节令商品”?面对泉州花灯的传承困境,近日,我市的花灯师傅向记者分析了其中的难处。

  传承:授课培训难见效果

  和我国大多数民间技艺一样,泉州花灯的制作工艺走的是一条家庭手工作坊的传承之路。李珠琴说,“由于花灯制作工艺繁复精细,所以要学做花灯,最好从十几岁开始。此外,还需要经过一二十年的制作历练和耐心揣摩,才能做出好花灯。”

  正因为如此,泉州花灯的传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仅仅局限于家族内部。意识到如此不利于泉州花灯制作工艺的保护,几位花灯师傅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尝试着通过开培训班、集体授课等方式招收学生,扩大技艺传承。但是,实践结果却让不少人失望。

  李珠琴说,几年前,一些老艺人曾被邀请到泉州艺校的课堂上,教学生们怎么制作花灯。但花灯师傅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而且从来没有教学经验,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很难把经验和技术较好地传授给学生。

  今年“最佳花灯”之一―――针刺料丝母子灯的制作者、花灯手艺人林守明先生曾应邀到莆田学院讲授了一个星期的花灯制作课程。“做花灯是几十年的经验积累,哪能几堂课就说得清。花灯制作艺术是无价的,七八百块钱买不来也难学会。”他说,现在学生们大都把做花灯当热闹看,认为做花灯吃力又不讨好。

  成本:投入大回报少

  “即使想找学徒,也有人想学,花灯师傅也没有经济能力负担。”吴祖赞向记者解释道,花灯是一种节令性强的艺术品,一年中仅有二至三个月时间有活干,专职花灯师傅一年收入就全靠这一段时间。招收的学徒主要就是在两个月时间里边干边学,其他时间就没有什么事情做。

  据了解,平均一位老艺人一年收入在一两万元左右。而招收学徒要负责他们的吃住问题,必要时还要付给他们工资,这一年一两万元的收入怎么够支付这些费用?

  招收学徒需要成本,学习花灯制作技艺的成本同样不少。从一名学徒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花灯师傅需要十多年的漫长学习时间,投入大量时间,只能产出每月几百元的收获,这一点就让不少年轻人望而止步。

  观念:花灯价值难被认同

  花灯难买!采访中,一些市民普遍向记者反映这个问题。

  对此,朱星火认为,手工花灯市场小。一个花灯售价就要几百上千元,风吹光照的摆上几天后,花灯便褪色损坏,可以说它属于易碎品。此外受到现代文化的冲击,电脑游戏、电影等各种娱乐的东西多了,人们过节也不一定要来赏灯,花灯对年轻人的吸引力相对削弱。赏灯的人少了,愿意花上百元买花灯的人更少了。因此目前泉州的花灯市场主要来自国外、港澳台地区和周边城市的订单。

  蔡炳汉则替记者算了一笔账:做一盏最普通的针刺无骨灯,从设计到成型至少也需要3天,大一点的花灯甚至要花一个月。设计用的是几何算术方法,通常设计和构思大概占了做灯时间的三分之二,但常常半厘米的偏差就会造成整盏灯的变型。灯上的每一个小孔的大小要均匀,每一针的力道都要刚好。正因为制作花灯是一项精细活,所以花灯的售价一般较高,最便宜的一盏灯一般也要100元。而这样的价格,对于不少市民来说,有些偏高。[措施]内外合力多重保护如何保护泉州花灯,让泉州花灯继续亮下去、美下去?据了解,我市有关部门一直就花灯的保护工作进行多方努力,不少花灯师傅也在不断探索花灯的自我保护方式。

  有史以来最全面的普查即将展开

  本月下旬,我市有史以来对于泉州花灯的一次深入普查将全面展开。据了解,去年年底,泉州花灯被列入福建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继而被公示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作为泉州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一项重要内容,市文化局在泉州花灯的保护和传承上制订了一套具体方案。朱星火说,该方案主要分为五个方面:一是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全面的花灯普查,征集泉州花灯发展史料,统计花灯艺人数量、制作工艺品种,摸清泉州花灯的地区分布情况和传承人状况;二是将所收集的资料进行归类、整理、录像、存档;三是探索对青少年开展花灯制作、示范教育方式;四是筹备建立花灯艺术研究会,对花灯的工艺和价值进行研究;五是评选花灯工艺师、传承人,肯定花灯师傅的技术、赋予其一定的社会地位,并在必要的时候给予资金支持。

  海外展示打响名牌

  除了为泉州花灯“修史”,我市有关部门还积极举办展览,宣传泉州花灯。

  1978年,我市在开元寺首次举办元宵花灯展,许多人蜂拥赶来看花灯。从2002年春节开始,我市连续五年举办元宵泉州花灯展,每次灯展都汇聚了泉州花灯的名家精品,并组织市民参与评灯活动,使元宵赏灯成为泉州老百姓春节期间的一项重要活动。

  此外,从1985年开始,我市文化部门把花灯作为对外文化交流项目,分别在菲律宾、新加坡、加拿大、台湾举办灯展。就在去年元宵,我市花灯还“进军”美国蒙特利尔市,在众多美国人、海外华人面前展示了泉州花灯的独特魅力,打响泉州花灯名声。据了解,泉州花灯还曾被我国政府作为礼品馈赠外国友人。

  各类展出还为泉州花灯开拓了国外市场。近年来,国内外都陆续举办各式各样的花灯展,来自新加坡、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港澳台地区以及周边城市的客户都会慕名而来,每年向泉州订购大量的花灯。资金的投入、市场需求的增加给泉州花灯的生存和发展创造了条件,也给花灯师傅打了一剂“强心针”。

  花灯将尝试网上销售

  眼下,花灯的制作材料越来越贵,花灯订制方的要求也不断更新,然而传统工艺的一般造型、技巧也需保留与遵循。如何紧跟内容变化又保持传统工艺的原汁原味,同时还能解决制作费用问题,许多花灯老艺人开始动脑筋、想办法,改进技术和工艺。

  作为泉州针刺灯的创始人,蔡先生的“创新”比别人更难。因为没有借鉴对象,蔡先生只能依靠灵感创作。起初,蔡老先生用牛油、腊、香灰混合后煮沸,制成针刺灯的垫子,但发现这容易让灯纸沾上垫子中的油脂,很不方便。经过反复挑选和试验,蔡先生用鞋厂里丢掉的鞋底泡沫做针刺垫,这样既便于制作,又节约了成本。

  吴祖赞不久前刚做了一单活。来自广州的客户要求做一盏两米高刻纸料丝灯,中间一盏主灯,两旁一对身高一米的小人。由于小人的线条极细,吴祖赞特意选用韧性较强的不干胶纸,再在灯的骨架制作上用粗铁丝替代了竹篾。而在制作花灯“丙戌和谐”时,吴祖赞采用万能胶糊裱黄色绸缎,就是为了防止下雨时花灯脱胶。

  现在,不少花灯师傅还在花灯的光源、材料等方面不断探索。

  除了制作工艺,如何销售花灯,也是不少花灯师傅考虑最多的问题。在记者采访的花灯艺人中,林守明父子的花灯卖得最好:2005年,两父子制作了近八十盏花灯,平均每盏花灯卖200多元;一年下来,2万元的花灯几乎占了他们家全年总收入的一半。

  林守明的儿子林伟忠说,他每天都上互联网看世界各地的需求信息。而近年来,不少灯展的荣誉也让他们有了更高的知名度。另外,朋友的介绍、文化部门的推荐给他们的花灯带来了更多销路。现在大多买家集中在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每逢庙会、圣诞、中秋都是花灯的“旺季”。“希望将来做一个花灯网页,在网上办个自己的花灯店。”林伟忠说。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