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3-13 星期一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泉州老君造像千古谜团(图)
2006-03-13 00:00:00                          来源:

比一比,大多少

 

老君威严令人仰止

在附近出土的文物

   历史未有记载老君造像成千古谜团(上)

    明天(农历二月十五),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的诞辰。“老子天下第一。”自豪的泉州人如是说,清源山下的这尊老君造像,在全国甚至全球都是最大的,也是最古老的。今天,泉州市道教协会与泉州清源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联合在清源山老君岩举办纪念活动,千年老君岩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早报记者刘波林福龙文/图

  老子何以天下第一

  千百年来,它就一直待在清源山脚下,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1988年1月,经国务院公布,老君造像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老君造像正成为泉州的一张形象名片,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游客。

  也许,老君造像对于每个泉州人来说都是那么熟悉,但你可知道,老子造像究竟是在唐朝还是宋朝完成的,又是谁雕琢的吗?为什么我国最早的,也是最大的老君石雕会出现在泉州清源山而不是其他地方呢?这一直是个谜团,此前,也曾有人发出如此感叹,但许多年来,人们都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访了相关文史专家,希望能够揭开有关老君造像的一些谜团,让人们更加理解这件传世瑰宝。

  “老子天下第一。”我国著名古建筑、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在游览参观老君造像时,幽默地说。

  “老君造像是泉州的名片。”泉州学研究所所长林少川说,清源山老君石像被誉为“老子天下第一”,每年吸引了大量游客来到泉州,每个人都想到清源山瞻仰它,可以说,老君造像极大地提高了泉州的知名度。如此规模的老君造像在泉州出现,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泉州尤其是惠安是石雕之乡,雕琢老君的很大可能就是惠安的能工巧匠。

  早在唐宋年间,惠安工匠的石雕石刻艺术就比较成熟,这为创作雕刻出这样气势磅礴的作品提供了技术支持。其次,泉州是多元化文化宝库,泉州素有“宗教博物馆”之称,老子作为道教的教主,给他雕刻一座石像也是理所当然的。

  再次,泉州人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出手大气,要做就做最大、最好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全国甚至全球最大的老子石像会在泉州落户的原因吧。

  泉州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吴历田也认为,老君造像的形成与信众对老子的崇拜分不开。道教很早就进入了福建,进入了泉州。随着道教的发展,为后来人们雕琢老君造像提供了心理基础。

  吴历田说,这老君造像由一块天然石头雕琢而成,选址合理,风水流向都符合道教的特点。随着老君造像的出现,清源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闽南道教活动的中心。

  见到老君造像后,陈从周教授还赞叹道,“此像拂细腻的长髯,联以流畅简洁的衣褶,旁补以妥帖精巧的小几。由于运刀统一,坐像在庄重中显出活泼,在协调中寓有变化。坐像令人感到浑然一体,毫无多余痕迹。”

  老君造像几经风雨

  阳春三月,清源山弥漫在一派清新祥和的气息中。

  老君造像坐落在清源山右峰南麓。

  “老君石像是由一块天然的大石头雕琢而成的。”泉州清源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综合科科长高泽漳说,经过最新测量,造像高5.63米,宽8.01米,厚6.85米,席地面积55平方米。这块石头除了地表的雕刻部分,地下还埋着一大截。

  老君造像身后是一小片空地,生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其中,一株桃树正火辣辣地开着。四周则环绕着大片大片的绿树。再稍远,则是高耸陡峭的山崖。

  正面,上下两级曲尺型平台是阴阳太极八卦的变形图案。上面的小平台,两块石头突兀而出,其中一块上有“闽海蓬莱”的石刻。

  “以前这里都是一片荒地。”高泽漳说,管委会成立前,老君造像周围荒芜一片。由于当时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不强,石像也遭到一些破坏。

  民间有俗语说,“摸着老君鼻,活到一百二”,于是常有人攀爬到石像上,触摸老君鼻或者其他部位。管委会成立后,对老君造像进行了修复,特聘专家修补了老君造像上世纪50年代受到人为破坏的垂胸飘髯,恢复造像原有神韵。

  “老君”年代两个版本

  老君造像究竟什么时候出现在清源山下的?由于没有文字记载,老君造像的具体雕琢年代还是一个谜。一些史料称是宋朝产物,不过,也有专家考证认为可能建于唐朝。

  据明代何乔远《闽书》记载,“……今日老君岩,盖石刊李老君坐像。老君坐像,不知何年。宋淳志不载。必载淳以后刊也。当部置须处,石色皓然,虽露风雪,苔藓莫侵。”依何乔远的看法,老君岩是宋朝淳(1241年-1252年)以后刻石而成的。

  1991年,天津大学建筑系的杨昌明博士、原华侨大学建筑研究室主任方拥教授曾联名在《泉南文化》上发表《泉州出土老君岩石室构件年代考辨―――兼论泉州清源山老君像的雕凿年代》的论文。论文说,1990年,文物部门在整拓环境,开挖老君造像南面地土时,挖掘出大石数条,竟是老君岩石室遗物花岗石构件,通过对这些石构件的考证,可以判为宋代做法。

  在得出石室建于南宋这一结论后,杨、方二人进而得出老君造像不早于南宋的流行观点。老君造像为天然巨石就地雕琢而成,保护它的石室就应当在造像雕琢后再建,既然断定石室为南宋时所建,则造像理应更早。

  他们从三方面分析,一是石像圆雕,即立体雕刻。圆雕不是泉州宋代石像的通行做法。二是老君坐姿。老君席地或床榻而坐,肘倚曲几,是宋代以前汉民族的起居习惯。三是老君岩旧称“玄玄洞”或“元元洞”。唐代中叶,唐玄宗崇道,尤奉老子,累封直至“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可以认为,泉州“玄元庙”即泉州“玄玄洞”或“元元洞”,也即是老君造像。从这三个方面,两位专家认定,老君造像甚至有凿于唐代的可能。

  泉州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吴历田也认为,根据雕琢风格来看,似为唐代产物。他说,唐代的石头建筑艺术粗犷豪放、雄伟壮观,而老君造像也正是如此。不过,它粗中有细,雕琢自然,颇有神韵。

   历史未有记载老君造像成千古谜团(下)

   老君造像旁原本有许多宏伟的殿宇和雕琢精美的石室,它们是因何毁损的?雕琢出如此规模庞大的老君造像,这究竟是何人所为呢?专家为我们一一考证在坊间流出的各种故事。老君造像经历了几千年的风吹雨打,如何加强对文物的保护和管理是有关部门仍须破解的课题。

  早报记者刘波林福龙文/图

  殿宇遭毁成谜

  现在,人们见到的老君造像是露顶而坐,周边绿树环绕,芳草萋萋,与清风、白云相伴。不过,早在宋、明时代,老君造像是坐在殿宇中,旁边还有规模庞大的道观相伴。

  宋时老君造像即有岩寺(即殿宇),这在《闽书》和《泉州府志》中都有记载。

  此外,庄为玑教授考证到,在《荣山李氏族谱》卷16中记载,“惟知睦斋公葬在泉州城北门外清源山麓。土名北山,老君室前右畔”。另一本叫《清源林李宗谱》的族谱也有类似记载,“始祖妣钱氏卒年五十有六,葬与始祖同在北山老君殿右”。由此可知在明正德、万历年间,老君岩是有室、有祠、有殿的。但是,到了明末崇祯年间,老君造像已无岩宇覆盖,其原因却无从知道。

  此外,在老君造像旁边,原本还建有道观,分别为北斗殿和真君殿。“这些道观规模都很庞大。”许添源说。许是《清源山志》主编,也是一名文史研究者,他家就在清源山下,生于斯,长于斯,在清源山管委会成立后,在此工作了十数年,直到退休。他对清源山的历史颇有研究,因此自号“清源山人”。

  许添源说,从清源山脚下一直蔓延到花园头,整个建筑群南北长度至少在500米以上,“现在周边的一些仍在使用的地名可以佐证这一点”。他举了几个例子,山门前的“花园头新亭社区”、180医院北门的“北斗潭”等,“而在老君造像西侧的司公坝,更能说明问题”。

  既然老君造像有殿宇保护,还有大规模的道观,为何现在连殿宇的痕迹都找不到呢?它们究竟是如何遭到毁坏的呢?

  1990年,文物部门在整治老君造像南面土地时,挖掘出了具有雕琢痕迹的大石数条。这些石头就是老君岩石室遗物花岗石构件。目前,这些雕琢古朴精美的花岗石构件仍在老君造像旁的荒地上躺着。

  “这些石构件都是宋朝遗留下来的。”泉州清源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综合科科长高泽漳说,当时出土的石构件包括:带靴楔栌斗三件,带靴楔交互斗三件(其一靴楔断失),散斗一件,绰幕枋残件一件,券门楔石一件。此外,还挖掘到了两枚铜钱,宋代、清代各一枚。

  杨昌明、方拥提到,《大笑集》记载:“吾于清源山下,得两石像焉,一为老君,一为弥陀。自老君而西,有片瓦岩,其东有清泰岩,皆废。独老君岿然露顶而坐,俯视鲤城,掀髯睁眼,凛有生气。”而清朝乾隆《泉州府志》及道光《晋江县志》均载像而无室。因此可知,石室约于十七世纪初最后一次重建,但不久就废了。

  明万历三十二年(公元1604年)发生强烈地震,但在岩室复新以前。后代亦有震灾,但同在清源山的弥陀岩、瑞像岩两石室均得幸存,专家认为老君岩石室被毁可能有其他原因。

  老虎盘踞传说

  关于老君造像殿宇被毁,比较具有传奇色彩的说法是老虎“鸠占鹊巢”霸占了殿宇,致使人们拆毁。

  明人林孕昌在《大笑集》称,“初传不敢屋,屋则大虫至,此一奇也。”明何乔远在《闽书》中也称“又传不敢屋也,屋则大虫至”。

  按照考证和古人的传说,我们可以理解,在宋朝、明代时,老君造像确实盖有殿宇保护。宋朝的殿宇系石室,毁坏后石构件深埋于土中,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在改造中才重见天日。而明代虽又重建殿宇,但后来又遭破坏,而原因则是虎患。也就是说,殿宇一旦建成,山中的老虎就闻风而至。神圣之地有老虎盘踞,谁还敢来参拜。因此,人们无奈中将殿宇拆除了。

  “我小时候还见过殿宇残迹。”许添源说,他自小就在清源山一带玩耍,上小学时,大概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初,他曾到老君造像处玩,见到两侧还有一段石墙,不过都是残垣断壁。但到了60年代,石墙上的石头都没了,据说是被人们搬去修建水渠了。而老君造像周围,则是杂草丛生。

  “小时候,我跑去玩,祖母就吓唬我说,不要去,那边有老虎。”许添源说,以前,清源山上树木参天,确实有老虎出没,老虎还曾到过钟楼一带活动。如此说来,虎患致使老君造像殿宇遭毁似乎也说得通,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奇了。你想想,那老虎本以森林为家,它不待在山上猎食,而要盘踞到山下殿宇却是为何?难道说,这老君造像真像老子一样顶天立地,小小一个庙宇无法容下它?

  泉州先民智慧结晶

  雕琢出如此规模庞大的老君造像,这究竟是何人所为呢?

  “具体是何人所为,现在也无从考证。”泉州学研究所所长林少川说,现有的资料都没有提及究竟是谁开凿老君造像。据清乾隆《泉州府志》卷六《山川》记载:“其下为羽仙岩,在罗、武二山之下,今名老君岩。石像天成,好事者为略施雕琢……”

  林少川说,按照史书记载为“好事者”,这个好事者并非那种闲来无所事事之辈,应当是一个对老子或者道教比较尊崇的人,因为发自内心的崇拜,从而请人雕琢了老君造像。当然,这也不排除道教教徒的可能,毕竟,老子被道教尊为教主,为他树立雕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还有可能就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工匠,邀约了一帮徒弟,披星戴月,历时数载,共同创作完成。

  “虽然我们无法找到具体雕琢之人,但可以说,老君造像是古代泉州人民辛勤劳动的结果,是古代泉州人的智慧结晶。”林少川说。

  与林少川观点相近的还有许添源。许添源认为,《泉州府志》的“好事者”这种说法不大准确,雕琢者应当是不留姓名的古代能工巧匠。你看这石像,选址合理,构思巧妙,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充满生活气息。如此不同于天下寺庙中的偶像,举世罕见的古代石雕艺术瑰宝不可能是略施雕琢就能完成的。

  “这应该要花上好些年头才能完成。”许添源说,不要说古代劳动人民用简单的工具雕琢修饰这么大一尊石像,就是现代人们用高科技手段也得花上很长一段时间。由此可以想像,当年雕琢这个老君造像,可能是花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由多名工匠共同完成的。

  保护与管理并举

  “由于这尊石像的特殊性与独一性,它的保护问题一直受人关注!”清源山管委会文物工作者高泽漳说。在景区的规划方案中,管委会还准备在老君造像周边设置避雷装置,以防止雷击的破坏。

  “尽管石像建造时间无从考证,但至少已有千年历史,长期的风吹日晒,也对石像的表面产生了一定的破坏。”记者在近距离观察老君造像时发现,石像背面留有之前人为破坏的痕迹外,表面普遍附着苔类植物,“这些植物远看根本不起眼,也使石像看起来更古朴,但它们的一些分泌物也会腐蚀石像”。

  “一定年代的石刻文物,且长年裸露野外的,都会存在这个问题。”泉州市海交馆研究员李国清肯定了这一点。他指出,前一段时间他陪同国家文物保护研究所的专家,专门“问诊”清源山老君造像。

  应该最大限度地保护老君造像,防止其进一步风化,是几位专家一致的看法。

  “在表面涂上一层有机硅,既能防水,又能防止石像的风化。”李国清指出,在石像表面涂上这种有机化合物,对石像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副作用,而且可以重复使用,

  “保护石刻文物的技术在国外广泛使用,已经十分成熟”。李国清说。

  同时,李国清称,由于清源山景区属建设系统管理,而对文物的保护又属于文物部门的事情,“如何协调多方面部门,尽快采取保护,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