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4-27 星期四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泉州讲古:清水岩传说(更新至第七节)
2006-04-27 09:49:11                          来源: 泉州晚报海外版

(一)

      泉州十八景的第六景是清水岩,景名“清水仙境”。清水岩在安溪蓬莱山,寺庙建于北宋,至今有上千年的历史,是国家四A级风景名胜旅游区。自然景观加上人文景观,安溪蓬莱的清水岩,恰似蓬莱仙境。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清水岩因为供奉清水祖师,所以锦上添花,名闻遐迩,国内国外香客、游客不怕山深路远,都来朝拜清水祖师,游览蓬莱仙山。台湾从清水岩分炉出去的清水祖师的岩寺有98处,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也有华侨,特别是安溪籍的侨胞捐建、到安溪清水岩祖庙“乞火”分炉的供奉清水祖师的寺院。

  闽南地区有三真人六祖师,在漳州,三坪祖师居首位,在泉州,清水祖师是头一名。

  清水祖师俗家姓名叫陈荣祖,出家法号普足,是永春岵山人,诗礼传家,积德行善。陈荣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从小自然也读书,不过他喜欢读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佛经。别人读书是在书房里读,他却老是跑到山里读。每天一早,邻居家的孩子赶牛上山吃草,陈荣祖就带佛经跟去。牧童把牛放开,便去玩耍,他却认真读经文,不参加游戏。孩子们贪玩,玩到太阳下山要回家,却找不到牛了,吓得要哭。陈荣祖年纪最小,他不怕也不急,爬上大石头,坐在上面念经,很奇怪,那些牛就回来了。

  六岁时,陈荣祖就出家当和尚,法号普足,后来得到明公禅师的衣钵真传,到处弘扬佛法,化缘来修桥造路,还行医救治百姓。有一年安溪旱灾,他来到蓬莱祈雨,蓬莱就下了大雨,蓬莱人便请他留下来。他看到蓬莱山川奇秀,风景幽雅,泉水清澈,就答应蓬莱人的请求,选中蓬莱山顶张岩这个地方,披荆斩棘,开山拓地,筑路建寺。岩寺建成后,因为这里泉水清清,长流不断,所以把岩寺取名清水岩,人们就称他为清水祖师。

  清水祖师56岁的时候,端坐蒲团化佛,三日神色不变;祖师就安葬在清水岩后面,藏骨灰的石塔叫做真空塔,俗称祖师墓;人们又用沉香木刻清水祖师的佛像,安放在清水岩的大殿。宋朝的皇帝,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地敕赐封号,最后封清水祖师为“昭应广惠慈济善利大师”。

  因为清水祖师一直受到宋朝皇帝的封赐,因此岩寺一再扩建,最后建成3层99间。怎么建99间,不多建一间成100间呢?据说清水岩原来有一个鬼洞,住100个鬼,经常出没作祟。当时祖师叫普足,有一套制鬼术,会制服鬼。他拧着一块包头的方巾,到鬼洞与鬼打赌,说我坐在这条巾上,不管你们出一个还是100个全上,能把我提起来,我就认输,便不在这里建寺,自己退出山去。那些鬼争先恐后地把头巾又拉又扯,普足法师盘腿坐禅,像落地生根似的钉在地上,一百个鬼齐动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把普足法师提离地面,100个鬼输给普足法师一人。

  普足法师说,你们这么笨!要是贫僧,别说一个,就是你们100个鬼统统坐上去,我把头巾的四个角揪住,一只手也能将你们提起来。100个鬼100张嘴,唧唧啾啾,没一个相信。有的说和尚胡说八道乱吹牛!有的说头巾这么小,100个哪挤得上呀?普足法师叫声“大!”那头巾就变成毯子一般大小,再喊一声“大!”那毯子就再变大,100个鬼子看得很开心,你也跳上去,他也跳上去,100个鬼子全部跳上那条大头巾里,普足法师大呼一声“变!”巨大的头巾把100个鬼子裹起来,普足法师抓住头巾四个角,抡起来就摔,100个鬼子摔死95个,跑掉1个,剩下4个没死,从头巾的四角钻出来跪下磕头求饶。

  普足法师劝其改恶从善,令四个鬼子去守山门。普足法师建起了清水岩,山门叫清水法门,四个神将就由那四个鬼子来当。普足法师被尊称为清水祖师。100个鬼被清水祖师制服了99个,所以清水岩建到最后完工,算了算,一共是99间,差一间100间。而祖师的主殿,呈“帝”字形,体现了祖师受宋朝皇帝敕封的尊贵身份。主殿建成帝字形的岩寺,全国只有清水岩一处,没有第二处。

  

   (二)

  古早的农民,都是看天吃饭,没雨会苦旱,有雨会淹大水,田咧种作的五谷就会没收半粒,民以食为天,人说枵鸡没惜,枵人没惜脸皮,人没倘吃就会行歹路头,去偷去抢铤而走险,就会发生社会动乱,甚至引起农民大起义,改朝换代。所以,上至皇帝,下至县官,以至平民百姓,都求天求地求神佛,保庇得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北京有一个天坛,是皇帝祭天的所在,很出名,和天坛相对应,还有一个地坛,也叫先农坛,每一年开春,皇帝都得到先农坛象征性地扶犁耕作,鼓励天下农民辛勤作穑,种好五谷。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间还是经常会发生苦旱,受灾所在的官员,往往是平时不兴修水利,苦旱才来求神拜佛,设坛拜天祭地求龙王,希望天会落雨,解民倒悬。官员这样做,有伊的道理,大概是可以为自己树立关心黎民疾苦的良好形象,若是落雨,岂不又是自己的政绩?对这种官员,咱讲过的青盲恶人秦种臻最痛恨,写一首十七字诗加以揭露:“太守求雨切,人人皆喜悦,半夜开窗望―――月洁。”秦钟臻是明朝人,伊讽刺的是当时的泉州知府。

  在宋朝的时节,曾经有一年泉州地区发生了大苦旱,人吃水都困难,田园裂呀脚骨都伸会得落去。当时的泉州太守是真德秀。真德秀是咱福建蒲城人,两过来泉州做太守,是一个好官清官,政绩卓著。伊的政绩是货真价实的,没掺水分。宋朝时节咱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东端,国际贸易大港,而一些皇亲国戚只顾自己捞油水,没顾国家和百姓利益,利用手中权势,盘剥来泉州做生意的外商,叫人得进贡,还出低价收购人的货物,这是一种斯文抢提,外商煞皆不敢来,刺桐港变呀很萧条。真德秀来泉州看到这种情况,没惊得罪权贵,坚决制止这种腐败现象,恢复了刺桐港的繁荣。但是,天不落雨,真德秀尽管一身正气,忧国忧民,也是束手无策。泉州的地方绅士、民众代表,就去找真德秀,请伊设坛求雨。伊是泉州父母官,尽管伊没爱做这种事情,但是,灾情严重,众人要求强烈,真德秀太守只有依民情顺民意,问说,祈雨得请神佛不?众人说,当然得请神佛。真太守又问说,泉南佛国,神佛拙多,要请哪一仙?众人连商量都没商量,齐齐说要请得请安溪清水岩的祖师。真德秀不格众人的意,说,恁说请清水祖师就请清水祖师,其实伊腹咧没啥相信,怎么得拙远迢工从泉州走去安溪清水岩请?

  老爷有声,鼓楼听拆,众人有的去搭棚设坛,有的去安溪迎请祖师,衙门师爷草拟文稿让真太守过目,出告示去四城门头贴,晓谕百姓,就是通知百姓来参加祈雨,多带金纸来烧,点香烛放炮。众人打锣打鼓,师公和尚念经,一路迎请清水祖师落山,沿路都有人摆香案桌接送。山乡一路也有很多人跟来泉州参加祈雨。真德秀感到这实在是太劳民伤财了,伊传令叫众人将金纸且未倘烧,都堆堆在祖师的四周围,伊想说,若祈有雨便罢,若祈没雨,就烧金纸连祖师的神像也烧烧索。

  真德秀太守腹咧主意已定,登上坛顶,点香向祖师神像跪拜,虔诚祷告:祖师显灵,天降甘霖!将三条粗香插上香炉。香烧过半节,真太守向天看去,众百姓也跟伊举头看天,只见天顶没半丝云,没半丝风,日头炎扑扑,哪会有雨呀!逐个嘴咧不说,心里失望,汗流呀一身衫裤变巴上盐硝。真德秀正要下令点火烧金纸,突然间坛顶的彩旗动起来,有风了,再一仔久,乌云遮日,天色愈来愈暗,一声雷响霹雳,真太守觉得脸咧有一点淡,手伸要去擦,雨一点过一点落落来,有人大喝雨来了!一仔久小雨变做大雨,大雨变暴雨,坛的四周那些金纸打呀淡漉漉,逐个人站在雨咧没走,伸手大叫:感谢天公!感谢祖师公!

  真德秀坐轿回倒去泉州府衙,天顶有一叶梧桐叶飞入大厅,真德秀拾起来一看,顶面有字,写说:“雨是江西雨,移来泉州府,老佛若不灵,浑身成火灰。”真德秀知是清水祖师显灵,祈雨大功告成,德被百姓,就亲自送祖师神像回倒去安溪清水岩,在清水岩的大殿顶面,看见有一块匾写“真人”两字,真太守叫人将匾放落来,亲笔多添一字真字,变做“真真人”,表示伊对祖师的敬仰。据说,清水祖师第十支灵签的签诗:“火发连天炎,岭危去路难,若无天降雨,祸福在人间。”就是写泉州祈雨这项事情的.

(三)

        春天时,清水岩百花盛开,泉水淙淙,香客游客一阵过一阵,男男女女,十分闹热。有一个书生,身穿读书人的长衫,手咧拿一支苏白扇,不紧不慢,按清水岩行来,伊一路游赏景致,显得十分逍遥自在。这个书生人后生,白彻好骨骼,风流潇洒,那看风景那看人,后面跟一个少年家,看款是伊的书童,也是眉清目秀,斯斯文文,主仆两个,真是好人品。他们行过一段山路,拐一个弯,突然,行头前的书生静静站咧着,脚步伐不开,后面的书童让伊镇咧,说,相公,哪不行呀?相公没应伊也没弹动,伊回头一看,也煞雕去!只见头前,有两个妙龄少女,行落山来,一个穿红,一个穿绿,穿红的看款像小姐,软软酸酸,行三步,停一步,喘吁吁,像是风吹来都会倒,脸仔白中透红,手咧提一块手巾仔,不时擦头额的汗,满头的青丝,插满钗环首饰。伊边头那个穿绿的,共伊扶咧,像是伊的婢,人也生做很整齐四配,对小姐尽心照顾,小心伺候。书生主仆两个,伫着小姐娘两个,一时心猿意马,魂飞魄散。

  书生从来还不曾见过这般美貌的佳人,心想,郎才女貌,天造地设,莫非小生的缘分到了,才会在这山中有此艳遇。书童看见主人看人看呀雕去,腹咧也很欢喜,想说,阮相公像山伯,小姐像英台,那小姐边头的大姐仔就是仁心了,那我岂不是士久了!书生主仆两个按山咧行起去,小姐娘两个按山咧行落来,在山路的拐角不期而遇,八目相对,小姐看见书生掠伊丢丢相,腹咧爱笑,“哎哟”叫了一声!怎么?小姐腹咧爱笑,嘴咧怎么会叫一声“哎哟”?原来小姐正要笑,没斟酌踏一下颠,险险跋倒,才会叫一声“哎哟!”婢赶紧共伊牵咧说,小姐细腻!小姐手按心肝头捂咧,说,欠一险,欠一险,哎哟!小姐又叫一声哎哟,我苦,我脚骨崴着咯!婢共小姐扶咧路边的石头咧坐坐,说,小姐,待我共你揉揉咧。小姐说,阮行了,得倒去了!书生看见小姐有难,激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情,抢近前几步,到小姐面前,深深作揖行一个礼,尽量将声说放软放温柔说,小姐受惊了。小姐不用担心,待小生送小姐回府。小姐共书生看一下,头壳点点咧。婢说,难得秀才见义勇为,阮娘真是三生有幸!书生乘机说,小生大胆失礼了!说了就去将小姐扶起来,慢慢一步一步行落山来。

  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婢说,按这处来。就行头前引路。路愈行愈狭,草丛愈来愈炎,突然书生脚下一步踏塌,立刻像坠入万丈深渊,四个人做一下落去一个山沟咧。小姐和婢将脸一抹,嘻嘻怪笑,都是一个红面鬼,一个青面鬼!

  书生主仆这时才真实是魂飞魄散,欠一下昏去!红面鬼共青面鬼说,咱山禽野兽吃一彻通,今日要吃人肉了!青面鬼说,人肉啥味道我还没试过,不知是红焖较好吃,还是落油鼎去炸较香?红面鬼说,还是用笼床落去炊,原汁原味,才有清甜。青面鬼说,着!两个鬼仔动手将书生书童衫裤脱呀彻彻,嘴用袜塞咧,才哭爸哭母,双脚双手缚起来,像雕三牲,才蠕蠕动,掠落去大笼床咧,笼床盖一盖,内面暗摸摸没看见半项,耳仔咧听见红面鬼叫青面鬼焚火,笼床内面渐渐烧起来。

  清水祖师嗅着一阵臭热味,举目一看,半山腰升起一股青烟,直上云霄。祖师屈指一算,知影红面鬼合青面鬼化作美女,用美色迷惑游客香客,书生书童一时动了邪念,中计被擒,如今大难临头了!清水祖师驾一阵清风赶到,看见青面鬼咧添柴,红面鬼伏落去吹火,大笼床烟呛呛。祖师喊一声,孽障,休得伤害人命!红面鬼青面鬼惊一下跳起来,祖师手一指,一股泉水,就像现时的消防队的水龙头,将笼床的火打打熄,将笼床淋呀淡淡淡,笼床马上降温!红面鬼大叫,那两个人炊呀半生熟,哪会吃得呀。青面鬼说,半生熟烨在笼床咧,敢会沤臭。两个恶鬼要过来合祖师拼命,祖师再将手一指,喝一声,疾!两个恶鬼像让电吸着,站在原地一身像咧簸,祖师再吹一口气,将红面鬼青面鬼吹去东海喂鱼虾。

  清水祖师救了书生书童,书生得到这次教训,永远不敢再动邪念,专心致志读册,后来,功名成器,为官清廉,书童身为管家,也不敢脚踏马屎傍官气,老老实实做人办事情,两个都娶得好嫫,生囝传孙。清水岩有一个所在,山石上下两层对沓,人叫做石笼床,这块故事就是按这搭生出来的.

(四)

        古早人注重传宗接代,人若没娶嫫生囝,是让人看作最大的不孝,所以才有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是,古代科学没发达,捋生囝这项大事情,都看作是妇仁人的任务,妇仁人嫁翁未生囝叫作未开腹,一直生,就让人叫做“填母”,将会生生的责任全都推给妇仁人,而妇仁人又受到三从四德的封建礼教束缚,生囝也自己认为是自己没尽到责任,头插插不敢做半声。男的呢?娶一个生,就乘机纳妾娶细姨,若再生,责任要推给谁人?妻生是妻的责任,妾生也是妾的责任,大丈夫三妻四妾,纳一个妾生就再纳第二个小妾,第三个小妾,直到会生为止。若是一直生,没法再推给小妾姨太太了,原是没在男的身顶找原因,就推给风水,说是风水没灵圣,出丁,就是生传。要怎么解决?就是问神托佛,烧香许愿,修阴骘做善事等等。

  在宋朝年间,安溪蓬莱有一个妇仁人,18岁成亲,到今十外年,还没动没静,没半蕊红花仔还是白花仔。红花仔是指查嫫囝,白花仔是指打捕囝,没管你是去问佛,还是找神姐,都没说什么生打捕生查嫫拙粗俗的话,而是用红花仔白花仔代替,显得很文雅很好听。蓬莱这个妇仁人,因为结婚十外年没生,觉得很做人得,合人没比没评,大家大官鼻不出目不出,使声拔说,丈夫又不相谅情,动不动就掠伊出气,不是骂就是打。妇仁人目滓倒吞落腹,一日勤勤作穑做家务,暝时倒咧,总怨叹自己劳碌命,大概是前世做着什么失德事,这世人才会拙不值拙歹过日,想着伤心流目滓,枕头都淡漉漉。

  厝边有姊妹伴相同情,相解劝,但是同情归同情,解劝归解劝,问题还是解决,妇仁人的命运原是改变。有一个较有岁的姐妹伴就说,祖师爱咱百姓人,保庇好心的歹命人,你哪不去祖师面前点香咧,求祖师相保庇。妇仁人听了心咧觉得这是一条出路,有希望没希望,死马也当作活马医。伊就一日透早起来,空心腹上清水岩,求祖师赏伊一蕊白花仔。过几个月,这个妇仁人感觉说伊已经有身孕了,万分欢喜,又不敢过分表露出来,万一不是,煞让人笑呀下颏脱索。乡下妇仁人,一年四季没闲工,春天播种,采茶饲精牲,夏季割稻曝粟,秋天晚季收成,秋茶又得上山去采,妇仁人的腹肚一月大过一月,腹咧的胎儿都会伸脚手了,伊确定自己是带无疑,这都是祖师相保庇。伊想,在伊临盆仔出世之前,一定得去共祖师说多谢,再求祖师保庇胎儿顺产,母子平安。

  这日,伊原是天光透早上清水岩,顶遭是空身人,这遭是带旬月了,行山路就很吃力,天公又不作美,还落蒙蒙仔雨,但是妇仁人坚心上山,嘴咧念祖师公保庇,脚下一步一步坚定行去。行未到清水岩,只看见寺门,妇仁人突然腹肚一阵绞痛,大粒汗彪彪擦。伊感到像是要生的款,但是,头前是清水岩,佛门清净地,要怎么去佛前咧生囝呀?要倒退倒去,路头拙远,也赴了。伊看见路边有几丛竹,就僻入去竹脚内面,双脚一软,坐落去涂脚咧。腹肚又一阵过一阵愈来愈痛,伊不知不觉,伸手去乱抄,抄着草丛,草丛连根拔起来,抄着树枝,树枝现折,抄着树藤,树藤现断。妇仁人嘴咧叫一声,我囝要出世,求祖师相保庇!突然一阵清风按竹丛尾梢吹过去,一丛青竹弯落来,妇仁人伸手将青竹抄咧,这时,一阵哔哔卟卟的声说,边头几丛青竹裂裂开,将妇仁人围围起来,密顷顷外面没看见半项。妇仁人在竹围内,竟然顺利生了一个打捕。到妇仁人自己收拾停当,将孩儿抱咧,那几丛青竹皆变做干竹,竹叶脱呀彻彻,竹身一节一节折了了。妇仁人抱囝跪落去,叩谢祖师,叩谢翠竹。

  据说,18年了后,妇仁人的囝中了状元,伊成了太夫人。状元回乡省亲的时节,太夫人带伊的状元囝来到清水岩,原来干去的竹已经重新发起来,青翠碧绿,生机勃勃。新科状元就在翠竹边的山崖顶题两字“裂竹”,并赋诗一首:“凌霄翠竹两三枝,忽遇妊人乃裂之,劲节长留君子德,如闻弹蔗起惊疑。”母子又去祖师面前烧香谢神恩。状元让皇上封官,伊做官了后,一直将裂竹的自我牺牲精神作为座右铭,为官正直无私,敢替黎民百姓做主,留下很好的名声。而清水岩裂竹两字,保留至今,游客香客按咧过,都停落来瞻仰,互相传述裂竹的故事.□黄锡钧

   (五)

        咱讲清水岩除了石笼床、裂竹这些景点有故事,还有一处叫出水石,也有故事。很多仙山寺庙有出米石,出米让人吃,故事都大同小异,那出水石呢?是出水让人饮是不?是还不是咱慢慢讲恁就知。

  清水祖师俗家姓陈名荣祖,出家了后法号叫做普足,伊有一个俗家好友姓刘名公锐。陈荣祖既然已经出家了,出家人一心修炼,四大皆空、六根清净,怎么还有俗家好朋友?因为这个刘公锐,是一个大孝子,所以才合普足师有缘,有来去。刘公锐的老母,年纪大了,人说老人三般歹,见风流目滓,一身百项病,惊风畏日忌刻乌阴,近来不知致着什么病,吃目困得,人一直消瘦,脾气愈来愈歹。破病人一腹沤糟气没处出,就会无缘无故发脾气。刘公锐是孝子,对老母很理解,尽量迁就伊,四界请尽医生,吃尽好药,但是,药好行气,刘公锐老母的病原是好。

  刘公锐突然醒悟,真是病急乱投医,清水岩普足师是现成的良医,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尽人都阿谀,而且伊还是自己的好朋友,怎么记得去请教伊?刘公锐想,老母的病有淡薄怪,孤单去问普足师,病说清楚,药要怎开呀?中医看病,得合病人面对面,望闻问切,一项都少的。望就是看病人的面色,看目目周皮、看指甲、看舌苔,闻就是嗅味,问就是问病情,切就是号脉。刘公锐就上清水岩去请普足师落山来诊治,普足师现叫现行,没推没托,就跟刘公锐下山,来到刘家,先去病床前共老大人问安咧,然后坐落来共老人看病,当然,免不了是伫才讲的望闻问切。

  病看了,普足师静静,刘公锐紧紧问说怎么?普足师将刘公锐拖出去外面。刘公锐心里着急,又问说我妈亲到底是什么病?普足师头壳摇摇咧,说,太夫人的病,看款是歹办。刘公锐说,你是神医,一定得想办法医好我妈亲的病。普足师说,医倒是会医得,只是,只是药歹找。刘公锐说,是什么药,我一定去米弟呀到。你紧说,到底是什么药,就是用我的心肝,我也一定献出来。普足说,我知你有孝,不过免用你的心肝,也免用什么贵重的补药,明日你和太夫人上清水岩来找我,或许有奇缘巧遇。

  隔日,刘公锐动员老母去清水岩,老人要得性命,扌举一枝拐,在刘公锐的扶持下面,强强拖强强行。老人有拐倘拄,艰难上路。咱人,细汉时节是四脚,就是涂脚咧爬,大汉是两脚,到老是三脚,就是多扌举一枝拐。尽管有拐倘偎,有人倘扶,毕竟年纪大身有病,母仔囝两个,爬到彭格,又拖命爬到老寮,老人吁吁喘,刘公锐一身汗。老人说,囝喂,你母真真是行了。刘公锐说,妈亲行,待囝扶你歇困一下。刘公锐将老母扶到路边的一块石头坐坐,说,妈亲,你腹肚会枵?老人说,枵是枵,就是嘴干喉渴,有茶没?斟一杯我饮。刘公锐说,茶水得咱厝才有,这山路边要找茶树是有,要讨茶水是没。老人说,没茶水山泉水也好,紧舀来我饮。刘公锐说,我去我去。

  刘公锐想说,山咧要找金银财宝是恶,要找泉水惊没!但是,真正要找,这搭附近却干干没山泉水也没潭窟,刘公锐又不敢放索老母自一个,自己行开远去。正在原地踅来踅去,突然耳仔听见有沐沐沐的水声,定神听一下,水声是在老母身后。刘公锐走去老母背脊后,看见伊身后有一条细细的山泉,按草丛咧流落老母坐的那块石头下底,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刘公锐将老母扶起来,将伊坐的那块石头演起来,只听见啪呀一声,一只水蛇仔按水咧骤起来,将水喷咧刘公锐目目周咧,钻按草丛里面去。刘公锐没看见蛇仔,只看见石头底山泉水很清,就按一枝芦竹,芦竹又叫做芦苇,当作吸管,给老母。老人也实在是真嘴干,就用芦竹吸泉水饮,水一过喉,清甜凉爽,按喉直通心肝头,再多饮几嘴,只觉得突然精神焕发,归身俨硬,脚手有力,不但病一时皆提索,而且真像返老还童,少去十廿岁。刘公锐老母说:“囝喂,我好了,咱倒来去呼!”“你好了?”“好了!好了!”老人将拐扔去偌远,输奥运会的标枪运动员。刘公锐看见老母拙有力草,一时也感到很奇怪,更加奇怪的是,那枝拐坠落来,千千让一个人接咧,刘公锐一看,都是普足师。

  刘公锐走去找普足师说,我妈亲的病,免吃药饮山泉水就好了。普足师笑笑,提出一张纸,说,你看,太夫人饮的是一付汤药。刘公锐接过来一看,顶面写:“龙戏石头水。”刘公锐想起伊掀开石头的时节,不知什么按水咧骤起来,原来是一尾蛇!蛇是小龙,老母饮的正是普足师开的仙家妙药。从此,刘公锐老母坐过的那块石头就叫出水石,纪念清水祖师治病救人的恩德。□黄锡钧

  (六)

        别的所在咱不知影,就咱中国来说,以前是南富北贫,现在是东富西贫;就咱福建来说,也是东爿沿海地区比西爿山区经济、文化发达;就咱泉州城来说,以前也是南富北贫。以中山路为例,中山南路,南门新桥头、向北起去有南国建成大商店,再起去是侨光电影院,远芳饭店,在侨光咧看电影了去远芳咧吃扁食汤,是最大的享受了,所以才有一句侨光通远芳。中山中路就比南路较差,中山北路更加差,过钟楼威远楼的北门街就一片萧条了。现时改革开放,城市东移,中山路东爿很紧变做繁荣的现代化新城,中山路西爿就大大比得了。在西爿地区,是平地比山区较发达,就山区来说,是山脚比山顶较富。清水岩以前叫张岩,草深林密,野兽出没,山脚的山民自然比山顶的山民较快活。但是自从普足师上山,将张岩改做清水岩,普足师住在清水岩让人尊称做清水祖师了后,情况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山顶人煞比山脚人日子较好过,真实是傍神福禄!怎么?是山顶人开发旅游业是不?当时是宋朝,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还没什么市场经济,旅游是文人学士游山玩水,题字赋诗的专利,没法像现时成为一种没烟的产业。清水岩的山民,当时原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勤勤作勤勤趁,但是,不知怎么,山顶的山禽野兽没去咬吃人合精牲,也没去糟蹋五谷,山顶人就平平安安,没灾没难。而山脚下人,种的田园,山猪、猴仔会来当作游乐园,虎狼经常来乡里边山路口散步。你要上山柴,都得等日出偌高才出门,而且得相招做伴,人愈多愈安全,日头未落,就紧紧倒来,关门闩户。山脚人是早早晏晏起,逐个穷半死。山顶人笑山脚人是:一暝到光,日头照尻川,饿呀目烟黄,破裤没够捂。

  山区没固定的市场,只有临时的集市,北方人去做买卖,叫做赶集,咱这塔叫做赴墟。小所在五日一墟,大所在三日一墟。有一次,张岩山脚的一个老兄,担几捆干柴要去墟咧卖,打算换淡薄油盐酱醋,伫着山顶人,看见人担的不是干柴,是乌乌的火炭,比柴多值钱很多。有的山顶人还担粟担番薯,自己种的粮食吃有剩还倘卖,有的一头担鸡鸭笼,一头担鸡鸭卵,卖的钱有的剪布要去做衫裤,有的共仔买糖仔,有的共嫫买银耳坠银链仔!山脚的老兄看见山顶人,没管买什么,都皆先买清香,说是要去清水岩咧诚心,答谢清水祖师相致荫。山脚的老兄想,祖师孤单致荫山顶人,应该也着致荫山脚人,未成目金金看山顶人富山脚人穷呼?老兄回倒去,就去招一群人,上山去求祖师。祖师说,逐个安心倒去,先开一条路通按山顶来,包保恁上山柴平安去复回。逐个说,祖师叫阮开路,阮就开路,未知要按搭落开?开偌长?祖师就共指点路线,山脚人齐心协力,没偌久就将路开好。

  那个老兄想,祖师说,开的这条路包保平安,如今路已经开出来了,老兄激动呀一暝得,五更透早就起来,坐咧草厝咧饮一杯清茶,人倒精神,想说横直得,不如上山路去行行咧,看有影平安没。伊按门扇后掩一支扁担,掷胆上山去。一路静抿抿,没声没说,月仔光光,看见远远头祖师坐咧路边,老兄不敢惊动着祖师参禅做早功,就没再行过去,又听见沙沙沙,有沉重的脚步声,老兄一看,惊一下脚骨现软落去,嘴咿咿唔唔喝得出来,原来前面是一只虎行过来!这只斑斓猛虎见着祖师坐禅,也不敢近前来,倚咧相去偌久,才原越头行倒去。虎去了,老兄都才清汗搦索、吐一个大气哩,前面又爬来一只大蛇,大蛇看见祖师,也犹犹豫豫原退去。老兄惊野物还会再来,祖师会有危险,就静静溜倒来叫人。大家拿锄头扁担,带几面大锣,来到祖师坐禅的所在,煞没看见祖师。老兄大着一惊,说,害了,祖师敢是让虎咬去了!众人要找看有血迹没,却看见路边的一块大石盘,罩一领袈裟,顶面放一碗清水,原来是祖师施展法术,镇恶驱邪,连野兽都变呀乖乖不咬人。山脚人这时才相信,祖师叫他们开这条山路,伊会来保护山民。山脚人就放心大胆上山来柴开荒种作,山园的农作物,同样不受山禽野兽的糟蹋,而且逐季都丰收,山脚人打早摸暗作山穑,万分安全,所以,山脚人经过一年的辛勤劳动,现脱贫致富。

  清水祖师的袈裟,长期罩在山石咧,就印在石头上,山民将这块石头叫做“护法袈裟石”。有一个名叫林怡的进士,写过一首咏袈裟石的诗,诗曰:袈裟一领证禅机,顽石通灵世所稀,苔藓层层都是佛,至今犹认水田衣。(六)□黄锡钧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