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7-28 星期五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张明:泉州文化的“额外”承载者
2006-07-28 15:54:07                          来源: 学说连线

 

    来泉州3年多,由于职业的原因,我打交道的大多是文化人。泉州的文化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反差极大。泉州人特别有灵气,甚至有的简直是才华横溢。只要你置身于泉州城,你就会时时感觉到,泉州人特聪明特能干特敢干,泉州人打造的经济打造的城市,全省首屈一指。尤其是泉州的建筑,便是泉州人的智慧,泉州人的才气,既古风依存,又现代感十足,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打量它,你都会被它抑制不住的灵气才气所吸引。可泉州文化人的狭隘,也确实让人望而却步,他们那种坐井观天还自以为得计,我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动不动就围在一起喝“功夫茶”有关?

    认识张明,说起来很好玩。刚开始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泉州人,还是外地人?因为我是外地人,跟我打交道的人都跟我讲普通话。因为知道这里的人普通话就这样,我基本也就不太认真去分辨,只要听懂了就行。张明喜欢结交文化人,刚开始我以为是跟他从事的编辑职业有关。他除了跟我交朋友,还跟潘年英交朋友(而且是挚友),跟毛翰交朋友,然后先后潘年英、毛翰也就成了我的朋友,而且也不是一般的朋友:我很欣赏潘年英的小说,而且为潘年英写了一个长篇大论,发了很多个重要网站;毛翰也极具才华,理论锐气也让我赞赏,而且他还将是我策划的一个理论刊物的重要编委了。由此我就慢慢喜欢上了这个不修边幅的年轻文化人,尤其是他那不修边幅中流露出的真诚让我喜欢。

    后来我才知道张明是外地人,他的妻子是本地人,所以他才在泉州工作;后来我又发现,张明居然比泉州本地人更加热爱泉州,更加热爱泉州文化。
这让我感到意外,也让我感到好奇。

    平心而论,泉州可以让人喜欢的东西确实很多。比如诸多的名胜古迹,尤其是泉州的历史,泉州的文化积淀,泉州的文化名人,我的朋友许谋清说:一不小心踩下去,你一脚就踩在泉州的文化上了,泉州的每一块石头都有着丰厚的历史。确实如此。我很清楚,张明并不喜欢泉州的商业环境,却是极喜欢泉州的文化以及她的文化传统。

    但是同时我又发现,同为外地人,张明和我对泉州的看法与态度慢慢地就有了距离。

    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对当地文化人的看法与距离。

    我以为,你要保持住一个文化人的基本品格,你肯定应该而且必须跟本地的这种狭隘的文化格局保持起码的距离。但是,张明似乎早就跟他们“打成一片”了。对张明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这样一来,他就可能对一些庸俗腐朽的东西缺乏应有的省察。比如,本地可以说仍有众多的男男女女痴迷文学,这虽然很奇怪,但也确实挺可爱。文学是需要一种精神的,同时文学更需要理想,否则文学就失去了意义。因为本地这种扼杀他们灵性的文化格局,他们不仅没有警觉,反而还向这种格局靠拢,甚至献媚,那么文学的意义本身就出了问题。文学变成了新时代的琴棋书画,以便让这些文人们有着精神逃避的机会和港湾。因此他们自办刊物很积极,几乎每个县市都有自办的刊物,作为他们自己发表作品的“园地”,然后在“民间”里头“弹冠相庆”,满足一些“发表欲”和“(本地)名流欲”,然后几乎同时就忘记了文学究竟是干什么的。道理很简单,文学起码应该跟现实保持有张力,文学家跟现实的关系本来就应该是一种紧张关系,这样的文学才能保住自己不陷入当下的精神迷误,才可能随时褒有对现实人生进行批判的品质。然后才能谈文学的前途。

    可张明的本地朋友们,似乎更关心的是怎样寻找种种文学的缝隙,然后为自己争取获得一些文学的机会(?),实际上:这是绝对得不偿失的,这样做的结果恰恰是给那些“掌控”着这种文化格局的人创造了太多的“二道贩子”的机会,这些“二道贩子”常常会给他们描述着一种虚幻的“文学前景”,然后用公开占有的某种公共资源假借对后进有“提携培养”之意,结果我们这些可爱的文学青年们会前仆后继地一个接一个地大上其当――一边虚荣心得以满足了,比如出了一本书,一边二道贩子就获利了,即便是文学掮客也岂有不赚钱之理?可谓各得其所是也。道理也极简单,这些人自己所谓“文学的一生”便是不断地走向失败的,而且还要用这种失败继续引导我们的文学青年们必然走向失败,又哪里有丁点成功的可能?

    这是非常奇怪的:经济如此发达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文化人几乎没有丁点的市场意识,更没有丁点的民间意识?他们赚了一点钱,或者是家里人或者亲戚朋友赚了钱赞助他(她),就为了出那一本书?而且就跟那些“二道贩子”一样,出书就是为了出书,根本不问出书又是为何?而且还比赛着出书,还攀比,比如“作家出版社”的书号就比一些省级出版社的书号风光,当然,贵的就是好的啦!那民间又会是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传播小道消息,就是凑在一起喝茶看戏侃大天,当然更不可能知道有什么市民社会,当然更无所谓公共意识,还不就是跟掌握有公共权力的人拉拉关系,走走后门,然后混个人样儿,既有面子又能自我陶醉,多好?如果说自由的话,这就是自由了:所谓民间的自由民俗的自由传统的自由是也!这是自自然然的事情,如果不顺其自然,那你累不累啊!全然不顾把心灵自由全部出卖了后,除了生存被控制就是意志被控制,整个心灵就是被囚禁着的,难道就一点也不累吗?在泉州这个地方,我们传统几千年被著名学者殷海光称为惟一的知识分子的李贽,便是个土生土长在泉州的人物,即便是当下,诗人蔡其矫不仅是泉州的奇才,而且在当代中国诗坛也是无人可以重复的诗杰。当然,代价是巨大的,无论是李贽还是蔡其矫,他们的一生为了心灵的自由都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也就是说,并不是谁都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的,这么说,我还是应该表示理解的了?

    因此,当张明写了一篇关于泉州的一份民间诗刊的评论文章给我时,我还挺高兴,当即就把它发表在我主持的“在线”主页上了。张明在该篇文章中说:“我一直以为,真正的原创都来自民间,正如当晚主持人该刊主编横折折撇所说的,反对规范,不喜欢旧有的模式,深得我心。在传统的范式下,很多优秀的头脑都不能很好地发挥他的作用,原创便无从谈起,多的是按部就班。”说的是何等得好啊!之后不久,我也就看到了这本诗刊,看到了之后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吃惊:是啊,泉州这地方,真是人杰地灵啊!刊物印得棒极了,极大气又极新潮,像极了所谓“大泉州”的新兴城市格局。翻了翻,尤其喜欢横折折撇的《出走或者流浪》通篇文字。我想,泉州这里真是出天才的地方,前面刚刚有个蔡其矫,后面说不定哪天就有可能是这个横折折撇了!

    可是没过多久,就又让我感到有点失望:张明又写了一篇关于女作家王炜炜的小说评论给我,说是花城出版社刚刚给她出的一个长篇。这当然是好事,我理应大力支持,于是我又马上把这篇《将纯情演绎到极致》的文章发在了我的“在线”上了。可看了文章我又对张明的说法感到不可理喻,他说“她的长篇小说《漂亮不等式》为花城出版社国家计划内出版,她的文字能力也受到多方赞誉”等等,就让我对张明的一种难以自圆其说的自我矛盾感到吃惊:前面刚刚说了要反对传统反对规范,民间是如何好,后面又兴高采烈地宣称“国家计划内出版”,到底是“计划”好还是“市场”好?之后我就对张明说了,张明诺诺。这大概就是我们的生存现实吧?还是大锅饭好,只有吃不上了,才会说大锅饭真是害死人,等等。我们的改革为什么这么难,难就难在中国人的这个心里顽症打不通。然后张明就希望我也能给王炜炜写篇评论,并告知我有关文学单位联合给小王开研讨会呢。这当然也是件大好事。但因为我早已厌恶我们国内的所有文学评奖和研讨会(众所周知其毫无意义),更何况,近年福建颇为叱咤风云着几个女作家:北北、须一瓜、赖妙宽还有潇潇……等等,似乎还有待观察。因此我就没有答应给小王写(另一方面也确实因为忙)。这实在有点对不起人家小王,我对所有文坛恶习的厌恶,跟人家王炜炜却是毫无关系。况且王炜炜的小说我并没有读过,因此我当然没有理由说任何不负责任的话。从个人的原因上说,假如我在这一件事情上有对不起张明和王炜炜的地方,来日自当设法弥补。真正让我感到有点失望的是张明和他的本地朋友们的逻辑认知的随意性,而这种随意性我估计会耽误他们很多事情,比如那个极有灵气的诗人横折折撇,假如他能适当地学学蔡其矫,甚至还有泉州籍的蔡国强、朱文等,其前程将无可限量。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王炜炜和张明本人。我只能寄一点希望,却也不能太苛求。而且我历来崇尚个体选择自由。

    我喜欢张明,还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张明是个非常善良之人。这年头向善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张明的善良几乎是天生的。尽管我极讨厌孔孟之道,但“人之初,性本善”毕竟还让人喜欢,而且从本性上说,性本恶之人也满地皆是,因此至少人确实是有本性的。

    读过张明的一些随笔,你就能约略地读出张明可能会经常毫无来由地“双眼充满眼泪”,答案是否为“是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无关紧要。你读《祖母十年祭》也好读《故乡,离我有多远》也好,基本都会有这样的阅读感觉。更为直接的是,你会在日常中发现:有时候张明会受到一些无端的伤害。由此足以证明张明确实善良。因为他自己善良,他就以为这个世界会跟他想象得那样美好,所以他不太会设防。待到他受到伤害了,他才会对你流露出一种忧伤的眼神,你就知道张明他受到伤害了。我这人心直口快,就是话语中我都能发现我已伤到了张明,因此就常常于心不忍。有着这样生存品质的人,然后在他的文章中又能传达出一种心灵的真诚,他写随笔写散文将来一定能写好。眼下的张明确实写得太少了。

    然后你再看看他写的一组关于潘年英的随笔,由于潘年英的有些戏剧性的遭遇,使得张明跟他的交往当中以及潘年英事件的过程当中,他所传达出的主要信息仍然是心灵的真诚。在而今这么个充满虚假的外部世界里,张明的真实性不由人不赞赏。当你再往深一层看这一组随笔,你又会很容易发现张明的知识趣味追求。张明是个好学之人,甚至还有着一种传统的不耻下问精神。于是我就跟张明说,你是否多读一读周作人、胡适之的小品文,还有曾经跟弘一法师在一起过的那个丰子恺小品,想必会大有帮助的。张明心有灵犀,我想用不着我再假充什么大铆钉了。

    张明的评论文章写得也是很不错的,尤其是那读完作品的第一感觉常常比较到位,比如我看他写的第一篇关于雨蒙诗歌评论的文章,就是如此。这是众多写评论文章的人很为缺乏的东西。那些“评论家”常常是这样,作品读完了,感觉谈不上,就七拼八凑地找理论,把那些既不像驴也不像马的捞什子搁到一堆去,就成了一篇评论文章了,更为滑稽的是:这样的评论拿来评论谁都可以。然后还说,嗨,我是研究理论的呢!张明的评论之所以还不够老到,在我看来,原因仍然在于写得少。假如他写得多了,理论感觉就出来了,理论感觉一旦出来了,他就自然可以自己调整了。

    张明的写作,知识准备主要缘于他在一家学术刊物做编辑工作。虽然刊物比较原始粗糙,由于职业原因还真的把张明的学术兴趣给培养起来了。因为事关人文学术,张明对文学的关心并开始写作顺理成章,对文化的涉及研究并表示出相当的关注也在情理之中。尤其是对泉州倾注了相当大的学术热情。泉州的传统文化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特多,比如海上丝绸之路涉及的海上交通史,泉州的宗教号称“宗教博物馆”,还有众多的民俗活动、民间工艺、南少林武术、古音古韵的南音与方言以及多彩多姿的地方戏,林林总总,应有尽有。张明热爱泉州并非虚言,他来泉州生活工作的10来年当中,不仅是从细微处观察泉州方方面面的有心人,而且自觉不自觉地就已成了个泉州文化的“额外”承载者――说是“额外”并非仅仅是指他为外地人,而主要是指对他来说基本是“额外”的工作:他不仅主动联系着泉州本地的众多文化人,而且关心了解着这些本地文化人的文化动向以及文化成果。更为可贵的是,他几乎是默默地为泉州的文化建设搜集着众多的学术资料,似乎比泉州的本地文化人都更加投入地做着添砖加瓦的工作。终于在今年年初,在泉州本地颇有影响的华荣书屋的资助支持下,他同他的同道吴远鹏等合作主编出了一本洋洋42万言的《学术泉州》,在泉州内外产生了相当好的反响。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甚至在书还没有出版之前,就预订了50本。书出版了之后,《海峡都市报》的记者还专门找张明围绕该书的出版作了访谈。一如张明自己所言:“由于长期从事泉州地方性学术刊物编辑工作,收集有关泉州的学术研究文章成为我的一个职业习惯,透过学术视野看泉州,使我进一步加深了对这座有着丰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名城的认识,也使我为自己生活和工作着的城市而自豪。”(《学术泉州》后记)就可知其一斑了。

    从专业的角度讲,其合作主编的这部《学术泉州》也是张明个人的一些学术起步与良好开端。文化建设作为“大泉州”的一个重要窗口,还涉及到方方面面,想让泉州真的能在全世界“叫响”,不可能凭着匹夫之力或者几个书生的奔走呼号就能办到。当然这已不是本文应该讨论的内容。我想说的是,假如张明和他的朋友们真的有心于民间运作“学术泉州”,那么就一定要明白打造“学术泉州”的品牌。泉州有着诸多的优势,比如除了文化优势还有经济优势等等。因为文人“清高”,所谓“君子不言及利”,所以文化人除了在本份内想入非非,然后不敢越雷池一步,说白了:就是因为不敢想,所以才不敢干。如果“学术泉州”真的是块金招牌,那么她就应该懂得对外辐射对外营销,否则她又该怎样“走向世界”呢?回到学术本身,似乎也有个关键需要指出:学术泉州不再应该停留在地方史研究上,尤其不能再停留在“史志式”的做法上,那种陈旧的方法不但于学术无补,而且几乎成了真正学术开展的障碍。泉州人王铭铭的人类学研究方法就可资借鉴,尽管王铭铭因《想象的异邦》涉嫌抄袭美国学者哈维兰的著作《当代人类学》10万字,已经臭名昭著,但其学问做的还是不错的。我想说的是,在学术泉州的展开过程当中,应当适当引进“地方性研究”的学问,这个地方性不仅涉及全球化语境,而且涉及后现代语境中的自我确切身份书写等等问题。唯其如此,学术泉州走向世界才是有希望的。否则,整天就想着让在海外、港澳的800万和在台湾的900万泉州籍侨民、胞民买单,那就不叫走向世界,走来走去仍然是走到泉州人自己的圈子里去。那么,这样的学术泉州就将变成一件大可质疑的事情了。

    因为张明对泉州文化的承载之心拳拳,其心之诚,其情可感,所以我不能不借此给张明提供上这么一点点忠告,也算是我对我在泉州前后工作3年多时间里张明所给我的诸多真挚友谊的一点回报吧。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姜昆鞠萍钟情泉州文化(图) 2006-06-27 00:00:00
姜昆鞠萍昨来我市钟情泉州文化(图) 2006-07-05 16:36:30
外地人想融入泉州文化 难觅闽南语培训班 2006-07-23 00:00:00
元代泉州的海外宗教及其对泉州文化的影响 2006-08-16 16:51:11
泉州文化与菲律宾华人 2006-08-16 16:53:08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