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网       农  运  会

泉州晚报     东南早报

闽南文化   闽南周末

数字报纸   广告报价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泉州学       反腐倡廉

海  外  版     泉南文化

泉州创造   泉州生活 网上订报   电子地图 兼职悬赏    娱乐地带
 
2006-07-31 星期一
泉州天气:多云 11℃-17℃
      
关于鱼
2006-07-31 18:02:42                          来源: 都市作家网

    我很少和鱼打交道,主要是没有兴趣,其次是没有时间。

    我不钓鱼,不养鱼,不买鱼。至于吃鱼,也只是吃上一点点,绝对不多吃,这是口味的事,胃口和鱼说不上话,就是不爱吃。不钓鱼,当然主要是由于没有时间,纵然是有时间也不去钓,从来就没有想过钓鱼的事。以前偶尔看过别人钓鱼,垂钓者精力是那么专注,鱼以外的一切,包括他自己,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就想,如果我钓鱼,该用什么样的渔竿,该备什么样的鱼饵,站在水边上,该有什么样的姿势和表情。姿势可能变化不大,表情肯定是变化不小的:钓鱼之前心理应该是很急切的,赶紧的准备,然后去占一个好位置,神色匆忙;钓鱼的过程表情肯定是复杂的,时而欣喜,时而懊丧,时而平静,随之是疲惫;钓鱼之后的表情当然要看成果了,不过自鸣得意的时候肯定没有多少,因为本人很有自知之明,耍手艺的事能让人满意的情况不多。还没去钓呢,光想就这么费思虑,要真去钓还不更累?情绪起伏太大,干脆,也别去钓了,鱼钩钓上来的除了叹息不会有别的。虽然一般人难有姜子牙钓鱼时的超然境界,但钓鱼者只有存一颗平淡之心才能去钓鱼,要是喜悲全由鱼来决定,那就失去了意义。有人就说:钓鱼的关键不在鱼,而在钓。这是很有见地的话。

    养鱼也是有学问的。从前倒也养过几次鱼。说是养,也不过是将鱼放进水缸(盛水的缸,不是养鱼的缸)里,任其自由活动,呼吸吐纳,顶多也就是给它换换水罢了,从来没有想过给它放点什么样的鱼食之类的问题。所以,无论养什么鱼,也总是过不了多久就养死。肯定是不得方法,关键是没有研究过方法。起初得到鱼的时候很兴奋,天天时不时地到鱼缸前瞅一瞅,看看它随意摆动的样子,看看它自然吸水的姿态,心里就感到了满足,甚至认为变条鱼也不错,只要有水就可以无忧无虑,不必整日劳劳碌碌,为衣食名利而奔波了。最后鱼死了,却又叹息不止,而且大为疑惑:有新鲜的水任它游耍,怎么还会死去呢?难道除了水之外,它还有什么别的需求吗?本来看着它活得挺惬意的,它却还有不满足的地方,以至于默默死去。我真地不知道鱼的心思了。也难怪,正如古人所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不敢想下句了,下句说:子非吾,安知吾不知鱼之乐?因为现在看来鱼确实不乐,但我却浑然不知。于是有时就扪心自问:你为什么一定要养上几条鱼呢?一次两次养死还不大在意,五次六次心里就有些承受不了了,后来就干脆不养,不管得到多么好看的鱼,也不去侍弄这莫名其妙的失望了。

    至于买鱼的事,我没有做过,但毕竟有人去做。爱人就爱买鱼,我不能强行干涉,她乐意做,那就由她做去,好像跟我没有关系。自己不愿做的事不能强迫别人去做,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可自己不愿做的事如果别人愿意去做,那也不能管,应该由着他去。人各有志,自得其乐嘛。

    尽管我和鱼没有多深的缘,但还是愿意梦见鱼的。梦见鱼倒是一种乐事,《易经》里说人梦见鱼是最吉利的,或许以为“鱼”是“余”的谐音,是钱财有余的象征。但我不是商人,没有经营什么实体或倒卖什么货物来嫌大钱,每月领的是固定工资,能够丰衣足食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钱财有余,当然也想过,只是确实不敢奢望。所以梦见鱼的时候太少了。我想,鱼一定不愿意游到我的梦里来,因为我处的位置,尽管低下,却不见有水,更不用说有鲜活的水。我每天站在讲台上,讲的是传统诗书,教的是考高分之法,听到的只有吟诵之声,看到的只有索求的眼睛,连做梦也是穿行于文字与符号之间,鱼怎么会到这地方来呢?它来到这里也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种符号。再进一步为鱼的健康和幸福着想,也不应该让它来我这里,世界上水源旺盛的去处多着呢,大鱼找大洋大江,小鱼可以找小河小沟,泥鳅就钻到地下寻找紫泥啃啃。物竞天择,鱼有鱼的道,人的意愿难以强加。

    但我敢说,鱼是不愿意和人打交道的,它生活在水中,只要一见到人的影子,听到人的声音,它就飞也似地逃走。鱼的智商并不高,但是就凭这一点,也能说明它还是很聪明的。除非像古代的庄周遇见的车辙中的鲋鱼,它确实需要人给它斗升之水来活命,出于无奈而跟人打交道,向人乞求帮助,但还是没能得到。从此以后几千年,再也没听说过有求人帮助的鱼了。其实鱼比人清楚,大自然中的人类与万物,只有互利才能互存,如果一方只想方设法吃掉另一方,那么等另一方真地被吃净以后,它只有去慢慢吃掉自己了。但属于弱势群体的鱼,无论如何也没机会把这些想法说出来。

【责任编辑: 】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6,或E-mail至:web@qzwb.com


关于泉州网 | 版权声明 | 设置首页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泉州市刺桐新闻网络有限公司(泉州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闽 ICP B2-20050007

值班电话:0595-22500138 22500139 读者留言:web@qzwb.com

本站 通用网址:泉州网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直属单位
(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